• 論壇新聞

【CSF 動態】環球網專訪中國資產證券化論壇秘書長吳方偉: 鼓勵境外資金關注中國資產證券化市場 促進一帶一路跨境金融健康發展

?

 

“隨著中國對外經貿特別是一帶一路的建設發展,越來越多的境外機構和個人持有人民幣,他們需要相應的人民幣投資渠道,同時央行也希望人民幣能回流,這對于人民幣國際化十分必要?,F在境外對境內市場還是十分感興趣的,因為境外利率包括離岸人民幣的利率都比較低,而境內市場產品的回報較高?!比涨?,正值中國投資協會、環球網和《銀行家》 雜志社聯合舉辦“一帶一路國際商協會大會跨境金融論壇”之際,在活動現場,中國資產證券化論壇秘書長吳方偉接受環球網專訪時表示,應當鼓勵境外資金投資中國資產證券化產品,使其分享中國經濟快速發展成果,同時促進人民幣回流。

 

中國資產證券化論壇秘書長吳方偉接受環球網專訪

 

 

中國資產證券化產品受境外投資者歡迎

中國資產證券化論壇秘書長吳方偉在專訪中表示,由于大部分境外資金對投資標的的信用等級要求也比較高,這樣一來,資產支持證券就成為一個具有吸引力的產品,它的優先級信用等級會比較高,比較符合許多境外投資者對信用等級的要求。

 

他介紹,中國的資產證券化始于2005年,當時國家開發銀行、中國建設銀行參與了信貸資產證券化的試點,發行了CLO 和 RMBS,但由于2008年的金融危機,這個試驗中斷了幾 年,直到2012年資產證券化才重新啟動,從2014年開始市場進入了較快發展階段。

 

目前中國資產證券化產品主要分為三大類:一是信貸ABS,這是銀行等金融機構的信貸資產為底層資產的證券化產品,由中國銀保監會負責發行資格核準,人民銀行負責發行注冊,2018 年年末存量余額超1.5萬億元,市場占比49%。

 

二是企業ABS,這是以非金融企業的應收賬款、融資租賃收益權、個人消費貸款等為底層資產的證券化產品,由證監會監管,基金業協會和證券交易所分別負責備案和審核, 2018年年末存量接近1.4萬億元,市場占比45%。

 

三是企業ABN,其底層資產與企業ABS大體相同,但是是在銀行間市場交易商協會注冊發行,2018年年末存量不到2千億元,市場占比6%。

 

除了資產證券化產品外,還存在一種雖然沒有引入證券法律關系,但同樣采用結構化安排的信貸資產受益權產品,這個產品在銀行業信貸資產登記流轉中心備案登記。

 

跨境資產證券化業務值得期待

當前,中國金融業正在全方位地與世界相擁。近年來,跨境金融業務發展也較快,境外資金在加大力度投資境內股票、債券、非上市公司股權等。作為中國資產證券化論壇的秘書長,吳方偉認為,跨境資產證券化業務未來有三種情況值得期待:

 

一是業界應用金融科技,包括供應鏈金融和區塊鏈技術,增加底層資產的透明度,從而增強境外投資者的信息對稱性,提升其市場信心。

 

二是允許符合一定條件的境內信貸資產直接轉讓給境外投資機構,由其將這些信貸資產作為制作人民幣資產支持證券的底層資產。也就是說,作為原材料的底層資產來自于境內,而資產證券化產成品則由境外金融機構制作并銷售,使有經驗的國際金融機構有更大的發揮作用的空間。 

 

第三種情況是,一帶一路項目的信貸資產證券化產品直接在駐在國當地市場進行交易。近些年我國大型銀行在一帶一路沿線搞了不少優質的項目,有的已經具有穩定的現金流,將這些資產進行證券化,并在當地金融市場進行交易具有綜合性意義。

 

資產證券化結構化安排是金融市場偉大創新

中國資產證券化論壇秘書長吳方偉在專訪中詳細介紹了資產證券化產品與其他融資產品的區別和優勢所在。

 

他介紹說,股票、非上市公司股權都屬于股權融資產品,債券屬于債權融資產品,資產支持證券和債券有相似之處,但它和債券最大的不同是:債券是基于發行主體的信用進行融資,而資產支持證券則是基于原始權益人提供的一組底層資產未來的現金流作為償付支持,通過結構化安排對產品進行增信后發行的證劵。

 

這種所謂結構化安排,也就是按照收益與風險對稱的原則,對權益進行分層,比方說優先級的投資者,在權益的獲取上有優先權,當然,他的收益也相對較低。

 

而劣后級則是“先人后已”,須等前面的人權益都實現后才輪得到他,因此他承擔的風險是比較大的,但是也有可能因此獲得較高的回報。吳方偉強調說,在標準的資產證券化設計中,底層資產在法律關系上與原始權益人須實現破產隔離,因此資產支持證券的信用等級和底層資產的原所有者的主體信用已經沒有關系,完全取決于底層資產的質量和結構化的設計安排。

 

由于結構化的這種安排,使優先級得到了增信,因此資產支持證券優先級的評級通常會高于每一筆基礎資產的信用等級,同時也會高于原始權益人的信用等級。優先級以外的其他層級也因為風險與收益對稱,對不同風險偏好的投資者都具有吸引力,這是資產證券化產品的一個優勢。 

 

吳方偉指出,資產證券化所使用的這種結構化安排,是近幾十年來金融市場的一個偉大創新,它為信貸資產和其他資產的盤活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有效提升了金融資產的流動性。而且,無論是銀行還是企業,搞資產證券化都不會增加負債,它既能實現融資,又不增加杠桿,有利于結構性改革的推進。

 

“一帶一路”建設需要國際視野復合型人才

隨著“一帶一路”的深入推進實施,需要越來越多的具備國際視野的復合型人才參與建設。中國資產證券化論壇秘書長吳方偉在專訪中深入闡釋了他對于當前國際化金融人才培養方面的觀點。

 

他分析,當前國內許多金融業務都在逐步與國際接軌,標準也逐漸接近,客戶有許多也是境外的,大家都不同程度地接觸到國際金融業務。對于國際金融人才,可以理解為是專門從事跨境金融業務和管理的人才。他認為,可以把國際金融人才分為兩個層面,第一個層面,是業務操作型人才,第二個層面是決策參與型人才。第一個層面的人才包括業務人員和管理專家,有的一直到金融機構的部門領導,這些人應當具備的素質包括:

 

一是外語好。掌握好外語,能獲得第一手的國際金融資訊,有助于了解國際金融最新動態,把握業界的發展趨勢。

 

二是專業精。對于剛參與國際金融業務的年輕人來說,取得FRM即金融風險管理師證書、CFA即特許金融分析師證書是很有必要的,這是對自己專業能力的一個檢驗。這兩個證書的中文版在勞動和社會保障部注冊,國家是承認的。

 

三是意識強。包括市場意識,風險意識,法律意識,規則意識。比如,在許多國際金融業務操作中,風險把控得非常嚴,合同條款摳得很細,有很多的措施是用來規避小概率風險的。

 

至于決策參與型人才,包括金融主管部門和監管層的工作人員,金融機構的負責人以及高端智庫的研究人員等。他們不僅應同樣具備業務操作型人才所具備的素質,而且還需要做到兩點:

 

一是高站位,二是重調研。

 

所謂高站位,是說要有能力把握宏觀經濟的全局,站在全球經濟金融發展趨勢的潮頭,歷史地、辯證地去研究和分析現實的國際金融問題,自覺維護中國的利益和國際的秩序。

 

所謂重調研,就是說每一個決策,不僅要依靠數據,依靠模型,還要能親歷親為調查研究,獲得第一手資料為決策做支撐。做到這兩點,有助于保證我們的決策是科學的,是有遠見的,是審慎的。

 

吳方偉表示,國際金融人才的培養是一個大課題,產學研緊密結合是必由之路。在歐美一些國家,產學研結合得是非常好的,他們的學校所設置課程很有針對性,許多大公司鼓勵自己的員工在職讀與業務相關的學位,學費是給報銷的。

 

目前,我國部分高校產學研結合得比較好,但也有不少學校的課程和教師脫離實際,學生無法獲得有用的和前沿的知識信息,也得不到很好的就業指導。今年9月25日,國家發改委等六部委出臺“國家產教融合建設試點實施方案”,就是為了改變這一現狀。

 

他認為,培養國際金融人才除了學校以外,金融機構也是很有資源的,現在一些大型金融機構自己辦了培訓學院和大學,比如說建設銀行就辦了建行大學。他表示,隨著產教融合的推進,相信我國的金融人才培養機制也會逐步優化。 

 

論壇新聞
手机捕鱼怎么下载 太仓1号股票配资网 股票指数期权 快乐飞艇官方是哪里 贵州快三开奖结果今天 体育博彩网 湖北快3专家预测豹子 北京pk拾技巧图解 股票一定要在证券所开户吗 湖北快3开奖结果走势 山西泳坛夺金结果